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第一章

夏洛克福尔摩斯坐在吃早饭的桌子前,他除了彻夜不眠之外,经常起的很晚。我捡起在炉子前的一根手杖,它是昨天晚上来访者忘在这里的。这根手杖看起来不错,通体木头,顶端是圆的树根,是一种叫做槟榔的木头制成的;顶端下面是一个银箍,大约有一寸宽,上面刻着:“致M.R.C.S的詹姆斯·莫泰莫尔,C.C.H的朋友赠送”,日期是“1884年”。这只是一个医生常用的旧的那种即高贵,厚实又实用的手杖。

“我说,华生,你对它怎么看?”福尔摩斯背对我坐着,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他我在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你脑袋后面长眼了?。”

“并没有,但是一个锃亮银质咖啡壶就在我面前,”他说,“华生,你对我们这位客人留下的手杖有什么看法吗?自从我们很遗憾的失去了他的消息,这根手杖就很重要了。说说你现在对这个人的看法吧。”

“我觉得,”我边模仿福尔摩斯思考的方法边说,“从认识他的人们送给他这件用来表示敬意的纪念品来看,这个莫泰莫尔医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而且受人尊敬的老医生。”

“不错,”福尔摩斯说,“很好!”

“我还认为,他很可能是一位在乡村行医的医生,出诊时多半是步行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根手杖原来虽很漂亮,但是已经磕碰得很厉害了,很难想象一位在城里行医的医生还愿意拿着它。下端所装的厚铁包头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因此…显然,他曾用它走过很多的路。”

“完全正确!”福尔摩斯说。

“还有,那上面刻着‘C.C.H. 的朋友们’,我猜这个所指的大概是个猎人会;他可能曾经给当地的这个猎人会的会员们作过一些外科治疗,因此,他们才送了他这件小礼物表示酬谢。”

“讲真,华生,你已经比以前厉害多了,”福尔摩斯向后退了退他的椅子然后点了一根烟说,“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在以前经常出色的完成我给你的小任务,但是你总是习惯的忽略你的能力,也许你不会发光,但是你会传播光亮;有的人并不是天才,但是给他们一点刺激他们就会有很出色的能力,我承认,亲爱的伙伴,我真是太感激你了。”

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他的话确实让我感到很高兴。以前他总是对我对他的赞美以及尝试把他的方法公诸于众显得很冷漠。我也为我感到骄傲,因为我已经学会了他的方法,并且应用了起来。他从我手中拿走手杖,用肉眼观察了一会儿,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他放下烟,拿着手杖走到窗户前,拿放大镜又看了一会儿。

“有趣,即使是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他说着走向他最喜欢的在角落里的靠椅上,“这跟手杖肯定有一两个象征性,这就是从手杖开始推理的基础。”

“还有什么我没说到的吗?”我自恋的问他,“我觉得我肯定没有忽略任何一点。”

“事实上,华生,你说的大部分都是错的,当我鼓励你的时候,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